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熟妇狩猎者】(47-49)作者:sky08
【熟妇狩猎者】(47-49)作者:sky08
字数:110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十七、峰回路转

  我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位我的大姨子,薛香梅,一张妩媚的美艳面容,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虽然有点下垂,但是胜在肥美丰满,身体丰腴艳丽,如果不是薛珊珊现在杳无音信,我们都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了,否则的话真的想把她操了爽的,在她来了之后,我又把珊珊的情况告诉给她。

  只听见薛香梅说道:「唉,都怪我,以前过于溺爱珊珊了,让她这么任性,现在闯出祸事来了,人还不知去向,妹夫,真的很对不起啊。」我连忙摇手:「不不不,香梅姐你别这样,首先是不是珊珊那里出问题我们还不知道,还有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回珊珊,保证珊珊的安全,香梅姐,你知不知道,珊珊在国内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或者认识什么朋友?」薛香梅摇摇头道:「自从珊珊15岁之后,我就很少管她,很多东西都是她自己的做的,交的什么朋友做的什么事情都是她的自由。」「我听到今天饶伟杰说过的话,很可能珊珊是在他那里,至于珊珊是心甘情愿在那的还是被他禁锢的,我们不得而知,而且饶伟杰在G市的住处应该很多,要查起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香梅你放心,我已经拜托朋友和警方去尽力寻找的了。」我安慰她说道。

  薛红梅看见自己的姐姐如此,一手抓住她的手,一手抚着她的背说道:「放心吧姐,在G市我们好歹还是有些人际关系的,很快可以把珊珊找出来的,你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时差也没倒,肯定累坏了,先去洗个澡休息吧,等明天,我陪你去找我的朋友帮忙,一起去找珊珊,这样行不?」香梅姐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又看了我一眼,点点头道:「也只好这样了,珊珊是我唯一个骨肉,如果她有什么意外,那我……」薛红梅打断她:「别胡思乱想,来,我陪你去洗澡,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说着,她拉起了薛香梅,往房间走去,待薛香梅走进房间后,红梅又走到我这跟我交代道:「老公,这几天特殊情况,我就陪着姐姐睡客房,就不和你睡了,还有珊珊的事情,你要多担待一点了。」

  我听了老婆的话语,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咱是一家人,有必要这么客气吗?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会分不清场合吗?快去陪你姐吧,她现在精神状态不怎么好,你要多加注意,免得她又出什么问题了,我也累了,我也洗澡休息,你跟你姐就安心睡吧,我也准备洗澡睡觉了,明天一早我还要回公司处理事情,晚安。」说完,我亲了薛红梅一口,然后回到主人房洗澡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一大早就回到了公司,今天首先要保证公司的股价平稳,然后就是继续寻找安世雄与薛珊珊的下落,离开家的时候,薛红梅跟她姐已经起床了,正准备换衣服出门,她们在G市有自己的关系网,应该也能够找到相应办法。
  看着眼前的一堆文件,我头有点大,嗯?这里怎么有一封信,摆在一堆文件上,信封内鼓鼓的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是一封写着「李晨曦亲启」的信件,我拿着信件走到外面办公区问道:「这封信使谁给我的?」其中一位员工回应道:「哦,李总,这是我拿到您的办公室的,今天早上有人把信件放到公司的前台接待处的小张那里,然后我回来的时候,小张让我把信件带上来给您的,有什么问题吗?」我摇摇头:「哦,没什么了,你回去做事吧。」我回到办公室,把信件拆开,把里面的的东西拿了出来,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幅地图,我仔细看了看,是G市的地图,并且,在地图的某个地方,有人用红色墨水笔画了一个圈,这究竟是谁?难道这里是可以找到线索的地方?

  丽都园,我马上打通了夏朗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我问道:「小朗,我问你个事,知道丽都园这个地方吗?」
  夏朗回答道:「知道啊,怎么了?」

  「你跟丽都园的物管或者开发商什么的熟悉吗?」

  「我认识他们的物管的老总,他女儿是小语的同学,他老婆女儿都跟我,嘿嘿,晨曦哥,你不在处理公司的问题,跑来问我这个干啥?」夏朗摸不着头脑。
  「你想办法,帮我调查一下,丽都园所有业主的名单,然后发给我,行不?我有急用。」我向夏朗拜托道。

  「好,没问题,你现在公司怎么样?需要我帮忙吗?」夏朗比较关心我现在的情况。

  我回道:「没事,暂时不用麻烦你,我很快会处理好的,就这样吧,拜拜。」
  我挂上了电话,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在想这封信,到底是谁寄给我的?如果上面的东西都是真的,那范围的话就缩小了很多。

  在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后,我收到了夏朗的邮件,里面有一个EXCEL的文件,我打开之后,里面写的都是丽都园所有业主的名字,电话,以及住址,我搜索「饶伟杰」,但是并没有搜到任何的东西,于是扩大了搜索的范围,直接只搜索「饶」字,被我发现了,饶振宇!饶伟杰的父亲,艾萨克财团的总裁,难道这地图描述的,是安世雄还有薛珊珊的所在地?

  我连忙打电话给老婆薛红梅,她与薛香梅正在另一位闺蜜的住处,我得知后,我告诉她说:「我接到消息,珊珊有可能在丽都园,你跟香梅姐到丽都园附近等我,先别报警,如果一旦打草惊蛇了,珊珊就再也找不到了。」在薛红梅答应了之后,我马上走出办公室,向员工们交代紧急状况的处理办法,然后到总裁办公室找到母亲,向她说明情况之后,驾着车直奔丽都园别墅区。

  我在丽都园附近的一个咖啡馆,看到了薛红梅姐妹,只见薛香梅带着墨镜,但是我还是看到她的眼眶部分略带红肿,估计又哭过一遍了,我对她们说道:「今天早上,我收到一封信,里面什么都没说,只有一张地图,地图上画在丽都园里有一个圈,我让人帮我查了一下,发现这里有一幢别墅是饶家的产业,所以我通知你们来,想办法进去查查。」薛红梅担心道:「要不要报警?我们这样做就是非法的啊。」

  我双手一摊,说道:「但是也没办法,如果报警之后,警察扑了个空,到时候我们这边就更加被动了,所以只好我们先私下暗访,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小妹,就按照妹夫的办法吧,我们先去暗访一下。」薛香梅这时也同意了我的说法。

  于是,我们一行三人,以探访朋友的名义,通过夏朗联络到了丽都园的物管老总夫人,让她给我们通行,按照物管提供的住址,我们找到了饶振宇名下的这栋别墅,别墅外鸟语花香,洁白的花朵与花蕾挂满了枝。

  我们正准备想办法看看有什么计划可以暗访一下获得什么资料,这时,别墅的门打开了,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正是饶伟杰,而另一个男人是一位老者,我们都不认识,但是看见饶伟杰的恭敬样子,我们大概都能猜出来,那个老者就是艾萨克财团的掌门人,华侨饶振宇。

  我正想对薛香梅姐妹说点什么来告诉他们这就是饶氏父子,却突然发现,薛香梅双目失神,然后直接一路小跑奔向饶氏父子!我们俩人正想阻拦她,但是太迟了,她已经跑到别墅门口,对着饶氏父子叫道:「饶志平,是你!?」

  正在与饶伟杰说话的饶振宇听到薛香梅的叫声后,身体一震,他震惊地看着薛香梅,他发抖地指着薛香梅走到院子门口,颤颤地问道:「你……你是……香梅?」语气中有说不出来的激动,惊讶以及畏惧,而饶伟杰看见父亲如此失态,眉头皱了一皱,然后打量了一下薛香梅,发现竟然是如此丰满肥熟的极品美艳妇人,眼中露出垂涎的淫欲。

  这时候,见如此情况,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带着薛红梅出现在饶振宇的眼前,打招呼道:「饶老先生还有饶总,你们好。」饶伟杰看见我们夫妻,眼中的淫光更盛,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而饶振宇则伸出手想抚摸薛香梅的脸,却被薛香梅躲开了。

  他好久才问道:「你……这些年,还好吗?」

  薛香梅冷笑道:「哼,拜你所赐,这些年我所受的白眼,我自己都数不过来了,还有,你这个老东西,把我的女儿藏到哪去了?快把女儿还给我!」「你的女儿是谁?」饶振宇呆了一下,然后,好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脱口而出,「你是说薛珊……」接着发现自己说漏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哼,你还是说漏了,你等着,我马上报警,把你们都抓了!」说着,薛香梅拿出电话,准备拨通警察局电话。

  饶振宇十分慌张地制止住薛香梅:「慢,慢着,香梅,你是说薛珊珊是你的女儿?那……那她是不是……是不是我……我的女儿?」饶振宇这句话问了出来,不仅我与红梅夫妇都吓到了,甚至连饶伟杰也吓了一跳,他好像听到噩耗一样,战战兢兢地向饶振宇问道:「唔……爸,你,你不是开玩笑吧?薛,薛珊珊是,是你的女儿?」

  我们听了之后,都一致看向唯一知道实情的大姨子薛香梅,只见薛香梅依然冷冷地看着饶振宇,不发一语,但是眼泪却不争气了掉了下来,看到这里,我们都明白了:薛珊珊,的确是饶振宇的女儿!看薛香梅的表现,饶振宇双眼一翻,瘫倒在地上,幸亏饶伟杰扶着他,否则非摔个脑震荡不可。

  「快,快,儿子,快把她放了!」饶振宇喘了一口气,向饶伟杰命令道。
  饶伟杰有些不忿:「爸,放什么放,她说是就是啊?」他看着薛香梅怒叱道「你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别胡乱认亲戚,我警告你别乱诽谤,我不放过你!」薛香梅冷笑着看着饶氏父子,说道:「饶志平,珊珊今年30岁,她的生日时8月7号,你自己回想一下,那个时候,你到底在干什么!?」饶振宇精神恍惚:「我……我……我在……」

  「你在破我的处,你在干我,你天天都在厂子里隔三差五地叫我进办公室玩我!」说到最后,薛香梅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听到这里,我与薛红梅已经明白,眼前的这位饶振宇董事长,就是当年破了薛香梅处女的那个厂子的厂长,而薛珊珊就是她们二人的亲生女儿,此时的饶振宇,已经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了,转身就往别墅里面爬进去,而饶伟杰瞪了我们一眼,扶着父亲进了别墅,看他们的样子,我们已经知道,薛珊珊就是被囚禁在这个别墅里面!

             四十八、过去的事

  我们进了房子之后,却发现饶氏父子已经失去了踪影,正准备四处寻找,却突然听到一声「妈」,我们看到在一处地下室门口,薛珊珊全身赤裸地站着,看到薛香梅,便奔跑过来抱住她,一边哭一边说道:「妈,呜呜呜呜……」接着她又指着站着那的饶氏父子,愤恨地说道:「妈,姨夫,就是他们父子俩,把我关在地下室,天天拿我来泄欲!」虽然薛珊珊私生活不太检点,但是遇上这样的事情,谁都会愤恨不已。

  薛香梅没有说话,只是拿着怨毒的眼神顶着饶振宇父子,而此时的饶振宇以及饶伟杰,面色略为苍白,因为薛珊珊的身世让他们感到不适,想不到刚刚还在自己胯下娇吟的浪女,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姐姐),饶振宇甚至已经老泪纵横,看着薛香梅母女,一动不动。

  我们没有理会饶氏父子,我拿过一件衣服披在薛珊珊的身上,再拿着一张毛巾包住她的身体,然后对着母女俩说道:「走吧,咱回去。」接着扶着她们离开了别墅,驾车回家去,走的时候,饶振宇提起手,指着她们,但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只是「荷……荷……」地发出声音。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已经回到家,薛珊珊已经洗完澡,在薛香梅的陪伴下,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了下来,在母亲的安抚下,沉沉地进入了梦乡,薛香梅走出薛珊珊的房间,红梅问道:「姐,珊珊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薛香梅说道:「珊珊刚刚已经睡着了,她被关在地下室,除了没有人身自由和经常被侵犯以外,食物和休息倒没有欠缺,她现在就是精神很差,需要精神上的休养,妹夫,可以给珊珊放几天假休息一下吗?」她向我询问道。

  我笑着回答道:「没问题啊,我又不是黑心老板,况且珊珊是我的亲人,她爱休息多久都可以,等她完全恢复了,再回来上班啊,随时欢迎。」这时,之前一言不发的薛红梅向她姐姐问道:「姐,那饶振宇,真的是珊珊的亲生父亲吗?你不是说他以前就是个国企厂子的厂长吗?怎样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加拿大的大财团总裁?」听了妹妹的疑问,薛香梅看着我们,没有说出一句话,过了很久,她才叹了一口气,说道:「唉,都是冤孽啊,都是我年轻不懂事惹下的祸根啊,饶振宇以前的名字,叫饶志平,当年,他是其中一位十年浩劫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之后到了当时的G市第二制衣厂参加工作,你们想想,80年代的大学生,跟现在的大学生可不一样,那些人无论是学识还是能力,都是非常优秀的。」她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由于他的出众能力,还想办法改进了衣服的质量和成本,很快就被当时制衣厂的老厂长赏识,仅仅是三年的时间,就从一名技术人员升为副厂长,期间,厂长的女儿更是对他芳心暗许,两人就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依靠自己的能力以及老丈人的影响力,他的未来肯定就是通过国企跳入党政机关,进入政府部门,再升上去,现在可能就是一省大员了,正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我就进入了制衣厂。」她扭头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红梅,你还记得当年住在村东口的孙老五吧?」

  薛红梅回想了一下,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回道:「嗯,我记得当年村里就数他最有钱,但就是个老色鬼,没事就去摸摸小姑娘的脸和屁股,我当年都是躲得远远的。」薛香梅点点头说道:「嗯,就是这个老色鬼,他跟咱爸妈说愿意下五头牛外加一辆自行车做聘礼,让我给他那个傻儿子当媳妇,谁不知道他那儿子是傻的,我嫁给他还不是让他爹去扒灰,所以我当年死活不愿意,然后撂下一句话『我不上学了要出去打工,我赚回来的钱一定会比他给的聘礼多』,接着我就去G市打工了。」薛红梅说:「你走了之后没多久,国家开始『严打』,孙老五这个在村里面都挂上号的老流氓,有一次色胆包天去摸咱老师的屁股,被警察抓个正着,逮回去关了几年,他老婆第二年就跑路了,剩下他儿子被送进了孤儿院,他出来之后,回到村里一次,就不知所踪了。」薛香梅淡淡一笑:「到了G市之后,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除了读书就是干农活,脸蛋漂亮一点和身材好一点,没有什么特长,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结果被我遇上了制衣厂招女工,我因此就进了制衣厂工作,那个时候老厂长已经基本不管事了,管事的就是饶志平这个当副厂长的女婿,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每一个新来的员工他都会见一面,聊聊天,就这样我就进入了他的视野,那次我们聊了很久,我以为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其实一般来说只会聊五分钟,而我则聊了二十分钟,他那个时候有能力有魅力,说话谈吐都相当好,跟村里的乡下土鳖简直是天差之别,在厂子里也是很多女工的梦中情人。」我这时笑道:「所以香梅姐你也成为其中之一咯?」

  薛香梅怒道:「哪有,以前虽然在家乡我经常挑拨那些男生打架,给他们占点小便宜,但是只是觉得有趣而已,当时饶志平给我的印象很好,也怪我年少单纯,轻易地相信别人,结果第二天晚上,他说要跟我谈一些事,说是待遇的问题,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就糊里糊涂地去找他,结果就在办公室,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就把我摁到在办公桌上……」说到这里,薛香梅有点触景伤情,啜泣着说:「那一晚,我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跟我说的东西我全部没听进去,只知道下面很痛,像是被撕裂了一样,还有自己的奶子,好像被他捏得淤青了,也是很痛,回去把自己的身体洗了一遍又一遍,可总感觉还是不干净,第二天,我回到厂子里,发现很多东西都变了,他暗中给了我很多新的衣服,又给了我一些钱,工作地点也变了,但不变的是,他依然是隔三差五地让我去找他,然后就迫不及待地侵犯我,一开始只是晚上偷偷摸摸地,到了后来,连白天都不放过,在办公室,在小林子,只要一见到他,我就知道,又该是『伺候』他的时候了。」讲到这里,薛香梅捂住自己的脸,快泣不成声了:「几乎整整两个月,我们疯狂地做爱,开始是三天一回,到后面几乎是天天都来,他告诉我,他只要看见我,下面就忍不住硬了,就想插入我的身体,这样也导致,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快地让别人察觉,大家都知道饶志平的老婆是老厂长的女儿,而也有人觊觎厂长的位置,嫉恨饶志平,所以有人就向老厂长的女儿告密,厂长的女儿是个大小姐脾气,当天就找上厂子来了,大闹一番,饶志平看事情已经不可挽回,只好跪地求饶,然后把我赶走了,而事情闹得这么大,连党委也知道了,就以作风问题为由,把他给撤职了。」「那珊珊……」我这时问道。

  「离开厂子以后,我到了一家私营的帽子厂当女工,可刚进厂子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经常吃饭的时候呕吐,听过村里的老婆子说过,这是怀孕的迹象,我就知道出事了,到了小诊所去检查了一下,果不其然,我怀孕了,我想过去找饶志平,但是到了最后我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在当时未婚生孩是要被人唾弃的,而我又不想把孩子打掉,只好在被别人发现之前离开,我一个刚进厂子没几天的女工,却这么快提出辞职,这引起了老板的注意,他想知道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厂子本身的问题,面对他的疑问,我只好老实回答了,他同意了我的辞职,但是他却没有因为我未婚生孩而产生介意,反而主动说『你一个孕妇这样孤苦伶仃很危险的,先在我那住着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吧』……」薛香梅一一道来。「这个老板就是姐夫?」薛红梅这时也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了。

  薛香梅也肯定了她的问题:「是的,这个老板就是老杜。」

  「以前对于你这段时间的事情都是一知半解,大多数都是村里的人嚼舌头说的,她们说是你勾引饶志平,然后后来事发之后又跑去勾引姐夫……」薛红梅愤愤地说道。

  我的大姨子并没有愠怒:「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吧,那段时间,我年少轻狂,也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被饶志平破了身子之后还食髓知味一般,甚至在后来跟老杜结婚之后,还依然索求无道,连老杜都受不了,才离我而去,而且村里那些婆姨,咱们姐妹还在读书时候,村里哪个男人不是因为经常偷瞄咱们姐妹而被他们的婆娘教训的?那些婆娘说我们的坏话,也情有可原啊。」我听了大姨子的话,还想说些什么,这时,薛珊珊的房门打开,憔悴的薛珊珊站在门口,她看着薛香梅,怔怔地问道:「妈……你刚才说的,都,都是真的?那,那个恶心的老家伙,是,是我的亲生,亲生父亲?」薛香梅也呆住了,她没想到薛珊珊竟然一直没有睡着,而是在偷听我们的谈话,本来这些事情她打算等薛珊珊恢复过来之后再告诉她的,结果被她提前知道了,面对女儿的疑问,薛香梅只好点点头。

  薛珊珊呆立了一会,然后毫无预兆地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接着「哇」地哭了出来,嘴里喃喃地说道:「我,我不是,不是我爸的女儿……」她一直认为杜老板才是她的生父,毕竟出生之后,杜老板一直照顾着她,把她抚养到8岁才离开,「我竟然,竟然被我生父……干了!」

  薛珊珊也知道我与母亲唐美云之间的奸情,她本人也是观念开放之人,但是事情到发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反而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被,我的生父,我的弟弟,轮奸了……啊啊啊啊!!!」

  薛香梅飞快地跑过去,搂住自己的女儿,哭泣地说道:「珊珊,都是妈不好,一切都是妈妈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母女俩人拥抱在一起泣不成声,我跟红梅二人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站在那看着她们抱头痛哭……
             四十九、灯火阑珊

  第二天一早,我回到了公司,继续处理公司的事务,还有继续寻找安世雄,薛珊珊昨晚告诉了我们她这几天的经历:其实她早在一个多月之前就认识了饶伟杰,并且当时的饶伟杰对她惊为天人,经常打电话邀请她去约会,抱着玩玩的心态她也就去了,一来二去,便习以为常,到了前天下午,饶伟杰一如既往地约她出去吃饭,她也没有在意什么便应邀而去,结果她在喝了一杯红酒之后,便不省人事,醒来之后,就已经被囚禁在地下室中,饶氏父子就一直在地下室中对她施暴,直至她被放出来,才知道公司遭遇了危机,更不知道安世雄在哪里。至于饶氏父子,她还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对他们进行控告,虽然他们犯下了兽行,但是毕竟是亲生父亲,薛珊珊从小就没有父亲,甚至老杜也在她8岁那年就离开了,薛香梅告诉我薛珊珊一直很希望有父亲,可是一度最有希望成为父亲的尼克,最后却爬上了她的床。

  想到这里,我摇摇头,这是心病,需要自己慢慢恢复过来,至于饶氏父子,她什么时候想起要追究再说吧,这时,我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饶伟杰,这家伙还有脸找我?我一接电话,饶伟杰就说:「李总,有空吗?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事情找你,就在你们公司楼下的咖啡厅。」他的声音很疲惫,好像短短的一句话,都要花尽力气一样。

  我想了一会,道:「好,我下来。」

  到了咖啡厅后,我看到了饶伟杰,他依然是那身职业打扮,但是精神有些萎靡,恐怕昨晚一夜没睡吧,我冷然地说道:「哼,你们父子对珊珊做出那样的事,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呵呵,我知道,我们父子对不起薛珊珊,我爸昨晚,因为突发性心脏病,入院治疗,你们要控告我们,我接着便是了,我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这个。」说着,他把一个文件袋放在桌子上,继续对我说道,「这是你们晨光集团34% 股份,这是我跟我爸对薛珊珊犯下罪过的道歉,还有一点,安世雄,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在文件袋里面有他的住址,你们动作要快点,明天早上,他就会以假身份证明,坐飞机前往加拿大,过他的逍遥日子了,我话已至此,请代我,向珊珊姐,道歉。

  「说完,他站了起来,向我鞠了一躬。

  我把文件袋拿起来,淡淡地说道:「你向我鞠躬没用,你要道歉,就亲自去跟薛珊珊道歉,是否原谅你们的,是薛珊珊,而不是我。」饶伟杰很为难:「我实在是没办法也没脸去见她,我本来的确也挺喜欢她的,但是……」他摇摇头没有说下去。

  「那你等一下吧。」我拿起了电话,打给了薛香梅,然后我把饶伟杰的事情告诉给薛香梅,然后给薛香梅决定。

  薛香梅听了之后,沉默了许久,她说了一句:「我让珊珊决定。」接着,她放下了电话,去了薛珊珊的房间。

  大约过了几分钟,又提起了电话,这次是薛珊珊:「姨夫,你把股份收下,这是拯救公司的最好办法,然后对那个禽兽说,滚,至于那个躺在医院的,我与他,再无任何瓜葛,让他们记住,我姓薛,叫薛珊珊,以后如果姓饶的再出现在我面前,休怪我不客气,就这样。」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上了。

  挂掉电话后,我把薛珊珊的原话告诉给饶伟杰,他听到之后,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看着眼前的饶伟杰说道:「其实你们已经接近成功了,为什么要这样自掘坟墓?把已经收购到的股份还给我?你们艾萨克财团能到今时今日这样的地步,你的父亲绝对不是一个良善之辈,只是一个女儿,在这样的枭雄看来,不是一件小事吗?」饶伟杰摇摇头:「我爸昨天把以前的事情都告诉我了,自从他被革职之后,就带着我的母亲,离开中国到了加拿大,重新开始,可是我妈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再加上父亲的刺激,落下了病根,在我三岁的那一年就去世了,而我爸,只好带着我在异国他乡拼搏,一直以来,他都很怀念薛香梅阿姨,他说娶我的母亲是因为外公的知遇之恩以及对我母亲的怜惜之情,而对薛阿姨,却是真正的爱,可惜的是,天意弄人,再也见不到那个美丽迷人的姑娘了,对于薛阿姨和薛珊珊,他不知道如何补偿,只能通过这样的方法,去弥补过去的过错,如果可以,他可以把艾萨克的股权各自给予她们母女5% ,更何况你手上的这些股份。」艾萨克财团,是总价值过百亿美元的财团,母女二人如果拿到这些股份的话,

  那就瞬间获得了几亿甚至十几亿美元的身家,然而她们宁愿不拿到这笔巨额财富,也不愿意再见到伤害那个接连伤害她们的男人。

  我笑了笑:「那你呢?珊珊说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们,但你们,做得到吗?
  你不是还要跟辉煌集团的小公主方丹琳结婚吗?况且艾萨克财团在G市的布局才刚刚开始,以后难免还有打交道的时候,这是躲不开的。「饶伟杰点点头:」这个当然,因为我爸的病,需要回到加拿大治疗和休养,他准备把公司交给我,我需要回到加拿大总部工作,这辈子再也不会回到中国了,而且我们把股份都还给你了,就意味着艾萨克不再进入G市市场,那我们跟方董的联姻,也没有任何作用了,更何况,我不喜欢方丹琳那种骄傲的女人,哪怕她再漂亮也好。「他顿了顿,又说道,」回到加拿大之后,我就结婚,新娘你也见过,是那天你见到的那位,孙玉晴,她是我家的保姆,一直陪伴了我很多年,是时候,给她一个交代了。「我想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那杨曼丽呢?我知道她是你的秘书,也是你的情妇之一。「

  饶伟杰听到「杨曼丽」三个字后,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他说道:「曼丽?我也不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她在把你勾引到酒店成功拖住你一个晚上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连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说实话,我是挺喜欢她的,她的一切条件比孙玉晴都要好,可是,哼哼,好了,就说这么多了,后会无期。」说完,他站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咖啡厅。

  我看着饶伟杰离开之后,我打开了他给我的文件袋,从里面找出那一张写有安世雄现在住处的纸条看了一下,不禁自嘲了一番:真是灯下黑。

  我拨通了朱婷芳的电话,然后把安世雄的所在之处告知于她,她也松了一口气,回了我一句:我明白了,便挂上了电话。

  安世雄很紧张,因为这是他人生当中,最大的一个转折,他在晨光呆了这么多年,每天看着上亿元不属于自己的财富在自己手上流动,他在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就是要把这些钱都据为己有,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只要到了明天,离开了G市,离开了中国,我就可以自由地享受人生,享受李家那种奢华的生活方式,到时候,我要什么有什么,美女,豪车,应有尽有,年薪百万?

  哼,谁稀罕那点钱,我准备成为亿万富豪了。

  「叮咚」,房间的门铃打断了他的思维,他骂骂咧咧地问着:「谁啊,什么事啊?」

  「先生,你订的餐送来了。」是酒店侍者的声音,安世雄是化名入住,并且这几天都没有出门,连用餐都是电话服务订餐,生怕被别人认出来。

  他看了看猫眼,只有一个侍者,随后他在打开门的一刻,瞬间有几名大汉冲进房间,将他扑倒在地上,在他的叫骂声中,其中一名大汉蹲在他身前,拿出警官证,说道:「安世雄先生是吧?我是G市的经侦队的刘国威,现在怀疑你涉嫌亏空晨光集团公款,从而造成晨光集团经济损失,触发国家法律,现在对你进行逮捕,希望你能好好合作,带走。」安世雄看着这些人,面如死灰,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被打入深渊了。

  在我打电话给朱婷芳的两个小时后,又收到了朱婷芳发来的信息:已经抓获。我恨恨地呼出了一口气,想到:终于结束了。还未等我想到什么,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的人却是我意料之外的,竟然是我的小骚货,刘悦雯。

  只听见刘悦雯高兴地问我说道:「老公,今晚能来我家吃饭和过夜吗?」
  她不知道我最近都被各种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了,她这个电话倒是来得及时,不过她怎么会指定我到她家里呢?她平时不是这样的啊,于是我问道:「嗯?怎么了?今天这么有空要亲自下厨来伺候我?」

  「哼,才不是呢,我告诉你,我妈来G市了,她好不容易才来一次的,然后她听说你了,然后说要见一下女儿的男朋友,所以我只好把你叫来咯。」她老老实实地回答到。

  这妮子有心计,明明是当我的情妇,结果跟她妈说是男朋友,不过也罢,今天高兴,而且对于美人们的要求,我几乎都不会拒绝:「那要我怎样?是盛装上门呢?还是豪车开路?见丈母娘总要有些特别的要求吧?」「什么都不用,像平时一样就行了。」刘悦雯知道我在逗她。

  「好,听你的,今晚见。」

  晚上,我拿着一束鲜花来到刘悦雯的家里,按响了门铃,开门的依然是刘悦雯,她高兴一边地对我挤眉弄眼一边叫道:「老公你来了,快进来,」然后对着房子里大声叫,「妈,出来吧,我男朋友来到了。」「好好好,来了。」房间里传来一阵好听的声音,但是让我有些异样,接着房间里走出一个曼妙的身影,她巧笑嫣然地看着我,「来了?」我看着站立在门口的女人,呆若木鸡,手上的鲜花在掉在了地上……

  女主介绍:张春媛:(女主原型:《カノジョのお母さんは好きですか?》青柳佳乃)45岁三围93(E)、68、98,张淑兰的姐姐,商人之妻,喜欢勾引小鲜肉,无意中发现自己那贤淑的妹妹与李晨曦之间的奸情,与李晨曦一夕之欢后为其所吸引,与妹妹共伺一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