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舞女】(41) 【作者:qian1223】
【舞女】(41) 【作者:qian1223】
字数:36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一章美腿绞刑(上)

  「五、四、三、二、一,我夹!」

  美腿绞刑开始了,那双裹着蛇纹丝袜的浑圆大腿随着倒计时结束猛然夹紧,如同蟒蛇一般缠住吴品德的脖子,每过去一秒都会比前一秒的绞力要大那么一点点,从表面上看感觉很温柔,但实际上这种故意控制的慢性绞杀会让对方更受煎熬。而这招站立式劲动脉绞主要是挤压颈骨,时间一长,吴品德便开始感到疼痛,无奈挣脱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伸出肩膀两侧的大腿上收缩起坚硬的肌肉,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嚎叫。

  绞力的释放在将近两分钟时停住,刚好达到了颈骨承受能力的临界点。吴品德不断嘶声哀嚎,伴随着眩晕感的还有耳鸣、听力减退、意识模糊,但这些都比不上此时的剧痛,就好像脖子被两根混泥土钢筋紧紧压迫,夹得骨头都在吱吱作响,这种剧痛是非常难以忍受的。

  就在他眼前要完全黑掉之前,颈上的挤压感消失了,大脑供氧重新恢复所带来的快感令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几下。

  「亲爱的德哥~ 舒服吧?是不是迫不及待想再来一次呀?」桃子弯下腰冲吴品德眨眨眼,突然站直双腿,结实的腿肌顿时将脖子夹出声响来,「哎哟,有点太用力了,不好意思啊,嘻嘻…」

  「……」此时的吴品德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要不是被夹得太紧发不了声,早就把国骂的精髓发挥到极致了。

  这次桃子没有将颈动脉彻底封堵,稍微留了点缝隙让吴品德的大脑能够维持一点点供氧,不至于晕厥,但绝对不好受。在丰满大腿的绞劲下,脸部逐渐充血变得如同猪肝般的颜色,上下两片嘴唇愈感麻痹并向四面开始扩散,耳朵里又发出了「嗡嗡」的鸣叫,仿佛整个头颅都要爆炸了似的。吴品德些许恍惚的同时感觉后颈被什么东西湿润了,马上便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那是来自私处的蜜液,意味着蟒蛇女已经准备「觉醒」了。果不其然在下一秒,吴品德顿觉绞着脖子的大腿内侧猛然收紧,夹杂着一股极强的力量在疯狂缠绞,他眼前登时一黑,剧痛随之而来,张开嘴巴想要叫几声缓解一下却出现了悲剧。也许一般人施展颈动脉绞不能造成窒息,但桃子的腿力岂是闹着玩的?吴品德嘴巴刚一张,她便夹得更紧,连带将一口空气给挤了出来。这下子吴品德肺里没有空气,又不能呼吸,更加痛不欲生了,耳朵里一声声动听的娇吟直叫人不禁命根竖起,然而此时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

  一秒、两秒、三秒…大约过了七八秒,桃子兀自享受着刺激快感,眼神迷离又透着一丝丝嗜血,胯下的男人突然抽搐了,她不得不强行忍住将其从腿中释放,不过对方还是晕厥了。如果以这样的频率,在二十四小时里吴品德不知要与死神照面多少次…

  经过短暂的晕厥,吴品德醒转过来,脑袋还有些恍惚,等意识逐渐恢复后才发现眼前不再是地板,而是两团包裹在蛇纹网袜中的美妙臀瓣。臀夹,桃子根据自身优势而创的绞技,比69绞更具威胁,更加致命。

  「亲爱的德哥,准备好了吗……」桃子双手托住吴品德的后脑,大腿微微分开。

  「等下,桃子…呃呃!」吴品德没说完的话被绷紧的腿肌猛然绞断,眼前的臀瓣大幅度收缩聚拢,变得更加高耸紧实。他顿时感到喉咙处被死死卡住,而脖子则继续遭到难以忍受的蟒绞之力。

  这臀夹讲究的就是快和狠,两三秒的光景,吴品德已经精神恍惚,脑子里嗡嗡直叫,一口气也喘不上来,只过了五秒便看不清东西,临近晕厥。经验丰富的桃子并不急于松缓夹力,直至感受到臀下的抽搐了才放松臀肌,施舍一丝气息,只要吴品德稍微缓解点痛苦,她便重新夹紧,蹂躏脆弱的脖颈。现在的状况就如同当初胡萍萍那样死又死不了,却饱受着窒息折磨。

  时间缓慢流逝,对吴品德而言每一秒钟都极其难熬,死神的镰刀一次又一次地擦肩而过,就是不夺走他的生命。实际上目前才过了半小时左右,就算以夹五秒休息十秒来算,桃子也已进行了上百次的缠绞,这是个什么概念?看看吴品德那扭曲的黑脸就知道了,此时此刻他出气比进气多,俨然没了过往的嚣张跋扈,一心想要解脱,离开这可怕的美腿地狱。

  再说说桃子,高潮的阀值也足够了,只需全力夹一次便可直登天堂,不过却没这么做。她从吴品德身上下来,搬过一张高脚椅子坐下,双腿往其肩膀一搭,撕开连身袜的裆口,将水汪汪的蜜穴对准紫黑的嘴唇,媚声道:「亲爱的德哥,人家这里好难受,怎么办呀?」

  吴品德犹豫了一下才舔了过去,现在只要不被夹,吃屎也愿意。或许伺候爽了,还能死得舒服些。可惜他想得太美好了,桃子怎么可能会让仇人好过,尤其那双渴望猎物的性感大腿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近在咫尺的头颅?他刚舔了几口,脑袋便被牢牢夹住,紧接着传来一阵阵力道十足的压迫,连同口鼻一齐埋进了茂密森林之中。

  「啊……」一声淫荡的娇啼在房间内回响,桃子勾着美足将双腿绷得笔直,双手死死按住吴品德的后脑勺,享受其挣扎时所形成的刺激,理智一点点被快感侵蚀,越发绞得紧实起来。这次绞的部位不完全在脖颈上,不会很快就晕厥,但无法呼吸的感受也够吴品德喝一壶的,尤其随着体内的空气逐渐消耗,痛苦程度也跟着几何倍地上升,原本稍稍缓和的气色又因窒息而发黑。最终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他便像一只困兽般疯狂挣扎,基于人类的求生意识所爆发出的潜能十分强大,竟可将桃子从椅子上拖离,就连束缚手臂的绳索也仿佛快要断开。结果这般激烈的挣扎直接令桃子抱紧腿间的脑袋,两条丰满的性感大腿仍死死夹着,绷直身子凭借胯下的支撑点而悬在半空,享受着美妙眩晕的高潮。

  大约十多秒过后,桃子放松腿肌从吴品德身上下来,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诱人红晕,收获了一次高潮总算能把欲望给压了压,而后者到头来还是没能摆脱昏死的命运,不过至少能偷个懒,少受一点罪吧?

  就在这时,一个好消息传来:吴品德的得力手下东子被擒,正往这边押解。桃子不禁欣喜若狂,想到还有一只猎物供自己取乐,刚压下去的欲望又冒出了萌芽。

  不多时,东子带到,一脸颓丧,身上多处刀伤,见到刚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老大便下意识要冲过去,两名壮汉同时伸手一抓按在地上,拿过出绳索将他绑起来。随后又一个男人被带进来,桃子一看更加高兴了:这不是当初在那个小屋打晕自己的刀疤男吗?呵呵,今天就一次性全讨回来!

  「今天吹的什么风啊,我想要的人都来了。德哥,听说你是利益高于一切,不知道对他俩是不是这个态度呢?」桃子边说边往刀疤男走去,刚说完突然抬起大腿撞进他的裆下。

  「啊!」刀疤男发出一声痛叫,脚一软跪了下去,不过这记膝顶力道并不是很重,因为真正的杀着在后面——只见桃子揪起他的头发,迅速骑跨上去将脖颈牢牢锁在两腿之间,柔嫩的内侧微微绷紧,时刻准备释放致命绞力。

  「德哥,我夹死他好不好?」桃子扭头看了看吴品德,「还是说,你求我放过他?」

  「有区别吗?」吴品德苦笑道,跟桃子相处几个月,他还是挺了解这个女人的,睚眦必报!

  「既然你这么说…」桃子低头看着神情慌张的刀疤男露出一个极具妩媚的笑容,两条蛇纹大腿猛地夹紧,「只好让你这倒霉鬼做姑奶奶的腿下冤魂喽~啊~~」
  出于要夹死人的目的,桃子完全没有控制双腿的力道,而且现下的体位极容易对私处形成刺激,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释放的夹力也从开始的六成上升到八成。这双大腿的八成夹力一般在五秒之内便可使人昏厥,刀疤男也不会例外,他的脸色已经发紫,浑身肌肉都在痉挛着,血红的眼球中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景象越来越黑,痉挛的幅度越来越大,几秒之后又慢慢趋于平静。这个时候如果大腿及时松开,刀疤男还能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体会一下致命绞杀所带来的奇异快感,但桃子显然没有这个打算,娇喘浪啼的同时甚至还在继续释放夹力,九成的夹力经由丰满的大腿全数施加于脖颈上,那里面顿时传出骨头摩擦的声响。原本奄奄一息的刀疤男突然又剧烈抽搐起来,这次是真正的濒临死亡。桃子此刻也无法站稳,便侧身一倒,两只美足稍微松动一点重新固定好位置,小蛮腰使劲一挺,臀瓣究极收缩,紧绷的大腿瞬间粗了一大圈,以全部的力量绞杀刀疤男的脖颈!

  「咔!咔咔!」脆弱的脖颈在大腿恐怖级别的缠绞下终于不堪重负宣告报废,可怜的刀疤男这下真的去地狱见阎罗王了。而更骇人的是,那双如同蟒蛇般的性感大腿仿佛要取代脖颈的位置还在向中间慢慢并拢,骨头断裂声和肉与肉之间摩擦所发出的嘶嘶声断断续续地回荡着。再看死去的刀疤男,脸色由于压迫已经黑透了,从他的七孔中分明有些许鲜血渗出来…

  能将一个大活人活活夹死,还能夹到七孔流血的地步,这才叫真正的蟒蛇女觉醒,以蟒绞之力绞杀一切!

  ********************************我是分割线**********************************

  「小姐,北区的凶帮早些时候突然内乱,现在已经差不多被那叫大麦的给掌控了。」

  「大麦?那个绰号『刀王』的男人?他有这个能耐?」

  「据说是吴品德身边的女人主导的叛变,将近一半的凶帮干部都听命于她,名字好像是叫…桃子。」

  「桃子…桃子…呵呵,原来是她…暖月姐,真是一步好棋啊。小月,通知胡亮过来,还有霸天和人猿女。」

  「是,小姐。」

  桃子,不就是个舞女嘛,既然这样,那只好先从你下手了。苏妙玉移了移玉足,下面赫然是一个断了脖子的男人。

  苏家千金,有时候也会想要杀人取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